贫女施灯

5. 我们这次来谈谈钱。这是一项重要的话题,尤其是在学会里。

为什么学会会员会贡献金钱给学会呢?

马来西亚的广布需要钱去推动。我们需要钱去举办各项活动。当然,会员们的人力和时间也是不可或缺的。

钱是用在哪里呢?

它用在三个领域。

第一,需要钱来购买会馆 [焦来文化会馆,综合文化中心,槟城会馆等等],装修 [扩建雪州会馆厕所] 以及维修和更换原有的设施 [焦赖文化会馆的客房及冷气维修]

第二,就是用来付职员的薪水,水电费以及其他的杂费。这些大部分都是运营的费用。

第三,用来推广和平,文化及教育用途。艺术品收藏,支持文化活动和创价幼儿园。

这些钱的来源?

 会员的供养。他们诚心的供养。我们有几度的供养时间。主要的来源是;

  • 新年勤行会
  • 农历新年勤行会
  • 一年两度的特别供养
  • 广布献金

会员们很想支持马来西亚的广布,他们除了贡献自身的时间与精力,他们还贡献金钱。

可是不是每一位都作出真诚的供养。

你这是怎么说呢?

他们不是不真诚,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对供养的真正意义有所误解。贫女施灯的精神。

现时越来越多人以为供养后会带来二或三倍的回报。这都是因为我们大部分听到供养的体验分享都是说他们怎样在供养过后得到更多的回报。

又或者,说述他们确信一定会有回报,当作是讨价还价或交易。不是真诚贡献。这也不完全是他们的错。因为他们都重复地被告知,当他们供养时他们会累积福运。

有些会友甚至会以家人的名义供养,在名单上写上孩子或亲戚的名字,以为这样做会应该可以为他们累积福运。这些都是错误的思想。

我们从池田先生的讲座,指导和御书教学中,明白到的日莲大圣人佛法哲学里不是这样的。我们只能从我们自身的人间革命里得到福运,宿命转换以及得到真正的幸福。如果只是供养而不投身实践是不行的。如果我们以真诚地实践,就算没有供养,我们都能在这佛法累积福报。

你怎样知道有很多人不真诚呢?

特别御供养名单的人数与座谈会出席人数,书籍申请者人数,新会员表格数量及新创价之友在座谈会的人数都不成正比。每一个呈现的数字都表示着我们的组织在停滞或下降,唯独供养的数额正增加。一直都那么高。而这确实不相符;如果是真的,那这些人去了哪?可能他们只出席御供养?要不就是他们不是那么活跃,可是他们的家人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填上他们的名字的。

然而,为什么会友会有这样的的想法呢?

我们可想到三个原因。第一是文化。一般的华人都相信类似风水或可以通过帮寺庙填油灯会带来保佑。这些都是依赖性的信心,与日莲大圣人提倡的信心完全相反。

第二是人的本性。一般的人都不喜欢为自己遇到的问题负责任,甚至希望可以通过捷径解决他们的问题。如果钱财可以解决的话,那就给吧。

第三,这其实是我们学会自己的教育与推广造成的。贫女施灯与泥饼的供养的佛典故事着重与真诚。可是,在无数的体验分享当中,我们都听到分享者怎样通过供养巨额后,得到翻倍的福运回报。

当然,我们也不是在质疑着我们通过供养会得到福运回报,只是想提出问题所在:我们对福运的了解与心态。在这方面,学会是还没有做出任何尝试去纠正他们的。


我们拥有足够的钱吗?

这就得看你在问谁了。从一方面,我们拥有超过亿万的资金。然而我们的理事长说我们现在拥有的只是九牛一毛。他提醒我们说,广宣流布是一项伟业,它会持续前进至百年以后。所以理事长解释说我们现在拥有着的都是微不足道的。

对我来讲,我不得不赞同理事长的说法。广宣流布不正是一项即盛大,即巨大的伟业吗?

我也赞同。广宣流布的确是一项伟业。可是如果我们在毫无明确用途与目标的情况下,持续累积起这么多资金,可说是不合逻辑的。钱是用来花的。如果我们不用它,我们就不能创造价值。当会友们供养时,他们都希望这些钱会被用在正途。例如,在推广广布,在教育领域,文化或和平活动上。所以,在一方面说着广布是一项伟业,同时另一方面没有头绪可以怎样用上这些钱是不对的。

还有,我们学会也还没有实施良好的内部管制与金钱上的治理。我们正在进行着。在过去,我们拥有着类似杂货店账目的形式去记账,我们的会计职员对任何贪污的指控是完全没有任何辩解能力。学会必须从这方面着手以得取会友们的信赖与信心。

为什么你说我们应该停止新年与农历新年的御供养呢?

在这两回御供养,我们都没有发收据。所以,没有问责制。我们都听到对于这些钱被滥用的指控。这些指控对学会的名誉造成极大的影响,因为学会无法提出任何证据去证明我们实施了严格的管制与问责制。当被问及,高级干部都选着置于不理或者告诉大家应该相信学会与干部们。

的确是有些会友很向往这御供养。有些甚至相信这时做出的供养比别的时候做出的供养会有更多的福运。这也是学会为何继续的原因之一。

这些都不是有力的论据。如果会员们的想法都不正确,我们必须纠正他们,教育他们其实我们人间革命的供养,我们的题目,我们在分享佛法的时间与精力是比金钱的供养更为重要。这真的与新年与否无关。

于这相比,维护学会对舞弊的指控,以及以出示收据来辩解更重要。

那,这次我应该供养吗?

自己决定吧。有些会友觉得金钱的供养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来累积福运。学会怎样用或这些钱被滥用都不是他们的问题。所以他们都会继续开心地做出供养。没问题。

有些却在还没有看到学会实施妥善的内部管制以及账目被独立会计师审核前,都不会供养的。如果在那之后呢?可能吧。他们不但止要确保他们的供养金用在正途,还想维护做出供养的会员们对他们的信任。

还有另外一班会员们觉得贡献他们的时间与精力于马来西亚的广布更重要,以及更有意义。我们的会员人数在过去的二十年间都维持在四十千。可是我们的供养金额却在这期间一直增长。更多的钱不会带来任何改变。重要的是时间与精力在照顾和鼓励会友,干部们的培育以及与朋友分享佛法。投身于这些活动比供养金钱累积更多福运。这些都是我们现时的学会所需。我们时间与精力的付出,即供养我们最宝贵的财宝:我们的生命,是至高无上的呈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