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M的钱财问题: 与会计师的采访

“假如你不想供养(捐钱给SGM),没有问题。可是你不要福运了吗?我本人肯定不会错过任何可以聚集福运的机会.”

.

经过许多年反复的贯彻,会友们对“福运”的理念已经根深蒂固在脑海里。他们供养时,从不过问或怀疑SGM是如何运用那可观的捐款。他们只是关注‘宿命的转换’。我们不是置疑真心供养可以得到公德或福运,而是要求学会以透明性、问责性和良好管理程序来防止贪污和滥用大家真心供养的钱财。

在2016年4月1日理事长发布良好管理的原则,就是:透明、问责、责任感和公正。但是,在没有严厉执行这些原则的情况下,我们是应该如何去确保每一分钱的花费都可以清楚交代,并且是否花费在原来的计划上?是否有金钱被滥用或者流入他人的口袋?

在2017年7月的宇宙报里,SGM刊登了2016年学会‘收入和支出’的资料。 但是所提供的数据只是百分率(%),原本的数目由大家自己估计。假如我们把2015年的定期存款利息的百分率,21%,当作21% = RM11.5百万来推算,所得结果就列在以下的图表: –

 

SGM 2016 年‘收入与支出’表
收入 % MYR( 百万 )
1 供养 70 38.3
2 定期存款利息 21 11.5
3 售卖书籍和配件 4 2.2
4 创价幼儿园学费 4 2.2
5 其他收入 1 0.5
100 54.8

 

支出 % MYR( 百万 )
6 定期存款 40 21.9
7 资本支出 – 土地与建筑 28 15.3
8 资本支出 – 器材、固定装置、家私和其他 7 3.8
9 运营支出 13 7.1
10 普通与行政支出 8 4.4
11 创价幼儿园支出 3 1.6
12 其他支出 1 0.5
100 54.8

 针对以上的报告,我们采访了一位专业会计师,并询问他的观点。

问题1 – 你对这份财政报告的意见如何?内容品质好吗?

它毫无价值。 SGM只是要在表面上显示学会已经有在落实透明的行政,但是不愿意与大家分享更重要的资讯。你问我的看法,我认为这只是向会友展现一个表面的假象而已。报告中的全部数据只是百分率,没有真正的数字。 老实说,这种报告只是适合一个六岁的小孩观看。可见SGM已经把会友当成一班不成熟的小孩,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和不值得信赖提供适当的资讯。

令人费解的是一个拥有超过几十亿资产的组织竟然提呈这样糟糕的财政报告,而且还能摆脱被当局查问,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不管怎样,我相信目前有很多干事都感觉很高兴,并且开始转告天下SGM现在已经实行透明的管理。因此,大家可以放心,一切都没有问题了。

问题2 – 你期望在这份报告里看到什么其他资讯?

这份资料是学会的常年大会会议报告。因此,最低限度要介绍目前谁是理事会的理事, 当天谁出席和缺席,谁中选和谁被代替。SGM理事会是做出最后决定的最高委员会, 因此,至为重要的是SGM必须贯彻自信心给会友们去信赖新的理事;他们是否有个人利益的冲突,背景是否干净利落等。并且公开正式的会议记录给大家阅读。它不是一份什么复杂或沉长的报告,接着我们可以仔细讨论。

还有,2016年的‘收入与支出表’与‘资产负债表’必须一起展示2014年 和2015年的数据方便比较, 这样大家就得以评审学会的产业、开支和其他事项的主要改变。但是,目前的报告只是提供百分率,没有数字。

问题3 – 假如提供数字,会不会招引许多莫须有的焦点以及给予学会的敌人有机可趁来攻击和破坏会友对学会的信赖?

学会是不能够凭以上的说法作为不全盘透露真相的理由。其实,应该是以这作为确实的理由来公布一切真相。在一个规模大和富有的组织如SGM,拥有一些受过高深教育和专业的会友;再加上现在的社交媒体能够如闪电般迅速转达坏或好的资讯,SGM就必须做到尽量的透明。如此,SGM的财务报告才可以应付所有的监视和调查,甚至琐碎的事项。

在钱财处理不当的问题上,最大的威胁是来自内部,不是外面。因此,我们必须紧密盯着学会职员和理事会的理事们。

一位身为挂牌公司的首席执行员的SGM干事对我说,澳洲的创价学会的全体会员都可以出席常年会员大会;即使他只供养一元而已,也是有发问权。动用会员每年来检查学会的账目是非常浪费时间和有时令人难堪,但这也是权益者或供养者们最好的方法来制止和防止整个学会被几个人骑劫了。在马来西亚,这两年来,几十位来自邻州的男子部员就曾被找来加强常年会员大会的保安。这就如学会的一些会员雇佣保安人员来挡驾真正的学会主人翁进入会场,好荒谬!

更重要的是,学会必须维护自己的良好声誉,避免招受到莫需有和轰动的指责,就如目前在网上疯传着日本、台湾、新加坡和香港创价学会的种种丑闻。

问题4 — 但是有人诉说:创价学会只是一个信心组织,目的是修行大圣人的佛法和追求绝对的幸福。在这组织里我们互相鼓励和支援,不是来查账和寻找学会里的蛀虫。因此,我们是否需要进行法人式的管理和稽查账目呢?竟管如此,我还是看不懂那些财务报告,我还是认为交由高层干事去处理更好,因为我信赖他们。

假如你认为学会的管理程序和财务问题是不重要,你可以尽量去信任他们。但是不要忘记,这些问题对某些人却是很重要的, 因为这些人要确保学会不会沦为另外一个 “城市丰收教会”(City Harvest), 在报上成为头条新闻。这些人是拥有一切的权力要求学会实行优良管理程序。我认为他们应该继续提出问题以及要求答复。这是唯一促使学会保持清廉的方法。

SGM有4万会员,假如会员们都不严谨监督和要求严格的管理,SGM 将会遭受到连续的指控,并卷入无数的危机。这一切是SGM无法回应和终止的, 就如驾驶一辆没有制动器、气囊和安全带的保时捷跑车,完全失去控制。

问题5 – 既然我们是一个信心的团体,相信我们的会员、特别是我们的高级干事都是牢牢确信严峻的因果法则。此外,捡取一个佛教团体的钱财很肯定会加倍所造成的恶因。所以我认为即使有机可乘,也没有人敢胆去尝试。

我是一位会计师,也是一位佛教徒。佛法教导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拥有三毒:贪、嗔、痴。当一个人的地位越高,越会遭受恶的欲望的诱惑。 犹如一句良言说:“逆境不会改变一个人,权力就能够。” 这是千真万确的。

不可以假借因为是信心的组织作为理由来拒绝实行优良管理。 在历史记载里,我们可以见到最恶劣的贪污几乎全都发生在宗教团体里。其中原因之一就是会友对宗教领导人的信赖超过其他。因此, 我们通常都不过问或仔细审评领导人的言行举止。假如有人犯错,就有人轻易地搬出堂皇的理由来解围,好比:“要信任池田先生委任的理事长” 或 “ 不要相信第六天魔王的谎言,它要散播不信赖的种子来破坏学会的团结”。很可惜的,许多会友都认同这样的理由!

问题6 – 那么,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款额是几多? 大约是多少?

我只能做一些大概的估计。从2015年的财政报告,学会有 3.5亿令吉(RM350 million)的定期存款。那年所赚取的利息是超过一千万令吉 (RM10 million)。 以银行的4%年利来计算,这利息是合情合理的。

根据以上的数据,我们可以演算出我们正在讨论的款额是大约几多。假设21% 是等于一千一百五十万令吉 (RM11.5 million),还有假设我们的定期存款自2015年过后没有改变,那么御供养和广布献金的总数应是大约三千八百三十万 (RM38.3 million)。这显示SGM 一共收取四千九百八十万令吉 (RM49.8 million) (70% + 21%)的利息和御供养。总收入达到大约五千四百八十万令吉 (RM54.8 million)。

从以上的总收入,40% 或两千一百九十万令吉(RM21.9 million) 没有被动用,就成为2016年的定期存款。假如没有在柔佛建立SGI 亚洲文化教育中心,其建筑费是一千伍佰三十万(RM15.3 million or 28%), 那我们的定期存款肯定会是一笔更庞大的数目。

问题7 – 哗!那可是一大笔钱!我可否要求一份真正的账目报告?我指那份已经由Crowe Horwarth 稽查师核准的账目? Crowe Horwarth 是学会委任的外部稽查师。

我本人尝试过询问两位理事会的成员,所得到的回应有两个。第一个说:由于我不是“正式会员“,无权力要求账目。也没有提出其他理由。

那么, 我如何申请成为“正式会员”?我要通过两道手续。第一, 要成为“附属会员”,两年后,才由一位“正式会员”推荐你。最后的批准来自理事会。批准的规则或条件模糊,也没有明确的列明,就如玩足球的‘龙门’,经常被移动。大部分的决定是根据理事们对你的认识和信赖。

这就是朋党的手段,假如理事会是由内部的小集团所霸占,正式会员要扮演监视的角色和检查理事会的努力就不会有效果。 他们也会失去公信力。

第二个回应是SGM 呈交给社团注册局(ROS)的账目是依据马来西亚法律的规定。不必递交一个法人组织的严谨报告,ROS 只是要求一份简单的资产负债表和收入与支出表。 同时也不必向任何人展示。

对于如此的回应,我认为是很霸道和错误的。我也很迷惑为何经过这么多年我还不是正式会员。这也是说我无权过问供养金是如何被应用,管理和分配。我不知道你的看法,但依据目前的管理水平我想我不会信赖学会处理我的钱。

问题8 — 在你重新信赖SGM和再做供养之前,什么是你想见到改变?

我认为钱是一种方便,利用它来进行广布活动。 但不是拿来增加学会的定期存款,并且大声宣布马来西亚拥有一个很坚固的广布基础 — 从物质的角度来看而已。但这完全不是重点。

所以,SGM必须详细公布他们在马来西亚的广布计划以及所需有的基金。他们可以提出大型计划,然后大家就做出供养支援。但是,目前我们好像没有任何计划,却在2016年收集了超出两千万的金钱。这数目对一位商人是很悦耳动听, 但对一个宗教组织来说,大笔的金钱会提高滥用和贪污的风险。更有甚者,当学会缺乏控制和管理程序;还有当学会高层干事把会员当成不懂事的小孩, 这种风险更加严峻。

我也期望见到学会的管理方法有所改变,特别是整个组织的结构、检查、控制以及权宜的分开。

在目前,学会的主要部门都是有几位同样的人掌管着。这可是超级危险的。关于这一点,我会在将来再和大家分享。目前的架构是不能够在组织的运作上做出适当的审查和控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