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背后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为了引起任何争议,反而,是想要为整件事提供更多方位的信息和观点。所有的观点都是基于我们所听见的,所看见的。我们不想制造任何的谎言,或造谣弄假,或是隐瞒事实。然而,我们的故事可能不完整,我们也有可能是错误的。

我们认为,在做出任何结论之前,应该先听听双方的说法,这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更清晰的画面,以便做出正确的判断。我们不辱骂他人,也不胡乱冠上不雅的名字,因为这样的行为非常地幼稚而且不实际。智者了解事情,弱者针对人物。

就在前几天,SGM再一次发生让人痛心的事件。就是关于收回一个会场的御本尊。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些背景大意:
这个地区组织曾经事一个非常和谐同心的组织,致力于广泛地宣弘大圣人的佛法。地区里每一个人都为自己是创价学会会员而觉得自豪。他们相处和睦,关系非常融洽。他们的活动充满真诚的微笑和温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让这个组织变成现在这般激动,情绪如此动荡?

我们认为,有一些重点是不可忽略的:
– 大约在三年前,许多当地的干部对SGM不恰当处理金钱的问题提出了疑问,尤其是柔佛州的事件。

– SGM最高领导人无法正面做出让人满意的回应,让这些干部们非常地失望。

– 2017年1月,SGM革除了当地的四位本部的干部,两位壮年部,妇人部及女子部各一位。这四位都是非常积极,及备受信赖的干部,受到会员们的尊敬及爱戴,并在学会里贡献了超过十年。

– 然而,他们的革职是没有因由的(直到今天仍得不到任何的交待)

– 被革职的干部要求与理事长见面,询问原因,但被拒绝了。

– 三月份,在全体干部会中,有干部尝试发问为何四位干部会被革职,但是,他的问题,被一些‘支持理事长’的干部们用‘超乎热烈’的掌声掩盖了。

– 在干部会过后,此本部内的四十多位干部,出于对高级干部们的极度失望和沮丧,辞去了干部的役职。

– 他们在辞职时清楚的表明,此举动主要的原因是无法认同高级干部的做法,同时也清楚表明将会继续留在学会里以会友的身份修行此佛法。

– 这些干部并没有意愿要把问题带给会友们,也不想影响会友们的信心。

– 他们在周三辞职,但是他们也正在筹备着一个将于周六晚举行的座谈会,他们询问SGM干部是否可以让他们把最后一次的会议完成过来,但是,SGM拒绝了,原因是他们已经不是干部了。

– 这些已辞职的干部认为,既然在辞职前大家也已经筹备好了,而且时间短促,为了不影响会友们,就决定按计划进行。

– 过后,会友们就收到SGM干部们的通知,说周六的座谈会是不属于SGM的,正式的会议将会在另外一天举行。

– 有一些辞职的干部担心SGM会收回他们所贡献的区域会馆内的御本尊,所以自行换了锁,也许这个行为让SGM感到极度不安及威胁。

– SGM决定取消该会场,这是其中一位辞职干部所贡献的会馆。

– SGM单方面发函表明终止之前的合约,表示会在特定的时间收回御本尊。这封信,是以法律的角度书写与表达。一份双方的协议,可以单方面终止吗?我们不大确定 (就算是单方面申请离婚,也要等待一个年限才生效吧)

– 在没有事先经过商讨而执意要进行的一个动作,结果引起了大家所看见的,视频内的事件。

让我们来搞清楚一些事情:

  • 他们并不是NBA的成员。辞职的干部依然是SGM的会友。
  • 他们不是反学会。他们只是对学会高层的处理手法不能苟同。
  • 他们是一班非常简单直率的人,看到不对的事就会说出来。他们希望学会可以扩大,不希望看到组织分裂。他们不能认同的,不是学会员,只是高级干部,最高的决策人。
  • 我们不能明白,为何在这样的关头,学会要这么坚决地收回御本尊。毕竟这些人都不是反信心,反学会的人,他们到底会对御本尊做些什么呢?能做些什么呢?真是不可思议。
  • 为何在收回御本尊之前没有经过对话和商讨?难道一个不断宣弘‘通过对话去达致和平的组织’所教导的就是这样吗?这充满法律字眼,所谓“合法”的信件是附有恐吓性的,是有展现权利的意图。
  • 以我们看来,SGM在处理这件事情中粗暴和无情的态度,是想要给这些顽固的‘前’干部们上一堂课,显显颜色。这种行为是非常要不得的。
  • 这,是创价的方式吗?是佛教慈悲的处理方法吗?是所谓人性的做法吗?

在此,我们QUIET REVO的作者们诚心地恳求SGM, 理事长及ECC的成员们,及各位的高级干部,在这段期间内,请不要再进行任何剥削人性的举动。因为这些伤害是不能磨灭的。现在是非常敏感的时期,请你们在采取任何行动之前,都要以人为出发点去思考,希望,通过这样,你们的智慧得以发挥。

这也是法华经的核心理念。虽然学会可以说:“我们是有权利收回御本尊的,它是属于学会租借给会馆的!”然而,在没有考虑到他人的感受,没有回想起这些干部在过去贡献出会馆时所经历的种种挑战,和顾及这些辞职干部目前的情绪之下去进行一系列的行动,是非常冷酷、无知和鲁莽的。

自从吉隆坡100多位干部们辞职以来,SGM高层做了很多举动,这些举动似乎都是要把他们逼离学会,希望他们不会再回来般。比如,将他们的名字在各地方的干部会公开,又或者制造出一种‘这些是背叛学会的人’的表象。有必要这样做吗?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把他们标签为反学会,反信心,或制造很多故事去污蔑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请你们马上停止这些非君子的行为。

还有一件发生在近期的事,一位SGM的副方面长,要求干部们不要去支援及参加没有SGM干部负责的创价学会葬礼。我们很想知道,到底这个命令是否符合人性?如果死者的家属事我们的的朋友,就算是基督徒,穆斯林的葬礼,我们也会出席,现在,SGM干部居然叫大家不要去出席学会员的葬礼,原因,就单单是因为不是由学会干部主持的,到底这些高级干部是否被愤怒蒙蔽了人性,以致连参加葬礼此等基本常识及人性也看不清了?

其实,我们应该认真地考虑考虑,要如何去改善和团结大家的心,包括去维系与那些已经辞职的干部们的友谊。池田先生教导说: “每一个人都是尊贵,不可取代的,值得大家的尊重。” 先生希望我们珍惜每一个人。把人隔离及排挤的举动,是与师匠的心相违的。SGM要如何去证明自己才是与师匠的心直结的组织,而他们的行为却是如此的自相矛盾?

对于这件令人难过的事,各位辞职的干部们,我们QUIET REVO的团队,将会为大家的幸福和智慧继续送上题目。希望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可以作为同志再次的一起奋战。我想,这是我们的师匠,池田先生想要看见的。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视频背后的故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