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会当部长的课题 – (上)

让我们在此先声明这文章不是对任何特定个人的人身攻击。也不是特意找错误或指责责任。我们想分享我们看到和观察到的,以及我们认为不正确的。如果我们不反思和彻底审查这些缺陷,我们就很难前进。我们邀请创价学会的所有成员在这个公开论坛上思考和讨论。

[部长们在这指的是各个部门的部长,像MD,WD,YMD,YWD,SD,HSD,JD,Cultural等等]

问题一 – 部长太忙了。

拥有多重身份/役职。当全国级部干部没有足够的人手,通常我们将从方面提升最优秀的人升上全国级。但是如果这个人不在他原本的役职,该方面很可能会很欠缺人手。于是,我们便叫这个人那起两个职位。 ‘兼’就是解决方案。有时,这个人可能拥有三,四,甚至五个役职。

例如,SGM 壮年部长。他是最高理事会也是常务的其中一员,也是副会长,创价幼儿院的董事长,灯塔会部长(医疗专业)也同时是学会的副理事长。其实单单全国壮年部长这一职已经很庞大很费心机了因为我们谈的是领导十四个州的壮年部。

问题是,把那么多重要的执委往一个人身上挂是公平与合理的吗?他真的有能力做好吗?不要忘记,他还需要工作,还需要扮演父亲,儿子和丈夫的角色。这问题不只发生在壮年部长身上。事实上,如果我们看看青年部,就会看见类似的情况。许多干部常常因为不同的会议,恳谈,活动而长时间没有足够的睡眠,在眼睛下的黑眼圈像是永久的特征。

问题二 – 任命新的部长

近两年的任命程序是,我们的许多新任部长都是在任命的前两三天被告知。这是在开玩笑吗?不,这是真的。许多人都感到不知所措、感到很惊讶 [谁不会呢?]。SGM给出的两个最常见和最有说服力的理由通常都是‘为了广宣流布和我们一起与师奋战吧’,是的,完全不用再考虑了。经过一番游说,他们大多会答应接受新的任命。有些人被安排到去领导一个他自己接近零知识和经验的部门做部长。

至于在职的部长呢,他们也同样在只有两天通知的状况下被告知。他们在即将举行的干部会卸任。这使新部长的工作特别难以移交。交接过程只是一个或两个表面会议,并在这几个小时内将大量信息传输给新部长。有效吗?新部长们必须自立更生,在职学习了。对于一个没有准备或没被事先栽培的人来说是灾难即将来临。该部门的发展将受到影响。此外,前任部长之前多年的规划和通过多年描绘出来的大蓝图都会因为没被妥善交接而中断。多么可惜啊。。。

问题三 – 他们的个人生活

许多人与他们的家人没有良好的关系,在SGM之外也只有一个很小的友谊圈,有些可能根本没有学会以外的朋友。在工作场所不被信任,有些甚至有健康问题。原因是其实可能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和他们的朋友和家人相处。

一名会友最近告诉我,她想与其中一名方面级青年干部讨论那些个人指导。并试图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约他。不果没能见到。那么,这部长做了什么呢?就安排别人待见。 不是高层领导人没有同情心,但是有这么多顶帽子和无休止的会议,他们真的没有时间满足和逐一的鼓励成员。

另一个例子,一个女子部的高级干部被学会以外的年轻人追求着,他对她很感兴趣。这位年轻人最终放弃了。经过多次尝试,他失败了。她根本没有时间约会。听起来很耳熟吧?从以前到现在都听过很多这样的情况。

随着家庭或学会外面关系的问题恶化,一些干部选择将自己埋在学会活动里。因此,SGM成为避风港,而不是一个养育自己的地方。

问题四 – 缺乏关注个人的成长和实践

部长们经常都会引用池田先生的指导和各种折伏数字和目标来号召他们领导的干部。敦促他人做折伏和做人间革命。 经常引用SGI研修会上的指导,作为最新资讯来分享。但发觉很多部长们鲜少有自己的经验和喜悦分享。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在折伏方面没什么可分享的。如果他们在学会以外没什么朋友,怎么有折伏的对象呢?如果部长们不以身作则,他们如何说服其他干部也全心全意地努力实现由SGM设定的折伏目标?许多高层领导人在会议上分享的指导,并不能令人信服或有些不能向听众传达喜悦,希望和勇气。为什么?因为它不是来自自己的实践。这不是他们的错。那么多重身份那么多事情要做,他们都太累了吧。

广宣流布是一个漫长的斗争。这是一个将在末法持续万万年的长征。因此,让我们快乐和不懈地前进吧! 学会的活动不应该以让人感觉即受苦又精疲力尽的方式进行。会议应该简短,不应太多,应该对所有有关各方都有效及最有成果的方式进行。

池田大作, SGI 会长
每日指导
12月28日

[待续… ]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在学会当部长的课题 – (上)

  1. 三千年前释迦摩尼不赞成成立僧团,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吧!他在森林里苦行的时候早已明白,人类是最难管的动物。

    Like

    1. But Sakyamuni did formed a Sangha, a community of leaders, trained then during rainy season, and sent them off to various parts of India to spread Buddhism. Problems with organisation are bound to happen. But it is a neccesary evil. My opinion.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