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青年干部的剖白

我是在被移除SGM干部役职的前三天收到我部部长的电话通知。在这之前没有任何的商量及预告。而被移除役职SGM役职后,新的役职也没有妥善的安排。

在新人事公布后的几天,我收到部长的来电,告诉我新的役职安排,也要我马上给予明确的答案,是否接受此安排。

这种感觉非常地不好。由始至终,我都是‘被通知’,‘被安排’,没有预先的对话和商讨。过后,也没有被给予足够的时间唱题考虑新的安排,部长来电的目的,就是要一个答案,好让他和大家交代。 这让我感到失望,难过! 也没有一句‘谢谢’。这就是我们这个最高人本主义组织应有的态度吗?我们是这样对待及‘珍惜’每一个人吗?作为学会的最高干部们,是这样去实践师匠池田先生的指导吗?

当我问及为何有这么不妥当,不跟程序的安排时,我的部长提出以下几点:

你没有出席高级干部的会议,你的心不是和我们一起,也不是和师匠一起。

  •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话?我实在有点说不出话来! 在没有人关心我到底目前在面对着怎样的挑战,没有人问及为何我不能出席的情况之下,我被冠上这样的‘指责’。指责我没有出席会议,说我的心和师匠不一致。 这些是否比关心我正在面对着怎样严峻的考验来得更为重要呢?
  • 这些会议通常在周末下午进行,而在这段期间里,我都在公司努力着。虽然出席不到高级干部的会议,我仍旧在平常天与我的会员们对话,一起畅谈鼓励,这些难道不称为‘广布活动’?
  • 是否出席完所有的高级干部会议,就是代表与师匠同心?这样的说法,会否过于儿戏?
  • 在我阅读师匠的指导至今,我从没看过任何一个指导说出席完所有的干部会议就是代表与师匠同心。这完全是不合逻辑的事。用这样的方式去判断一个人,是非常不公平和不正确的。 我们应该清楚地知道,这样滥用师匠的名义是不对的。 Sensei真的是这样说吗?

接下来的两年是马来西亚广布的重要时段,我需要一班可以和我合作的团队。你自问,你可以和我合作吗?

  • 通过阅读师匠的指导,我明白到‘异体同心’里‘同心’是说与大圣人同意,胸怀为了广布,为了每一个人的幸福这大目标奋战。三代会长以身实践了这个指导。作为,只是一个SGM的干部的您,请您再三反思这句话,是否妥当?
  • 您说,您说您要可以合作的团队,对吗? 这是什么意思? 您的意思是否说,要成为您的队员,我就必须是‘听话’的队员吗? 这我真的不能接受!您要一个会支持您任何决定,绝对‘忠诚’的队员,这样的说法很不正确。我们的信心是以师匠为中心,为主轴。您不是我的师匠,您也不应该是!
  • 师匠对于‘异体同心’的教导是,我们要尊重多样化。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无可取代、尊贵地存在!让每一个人发挥独特的个性,迈向同样的目标,就是真正的意思。
  • 您要的,是‘同体同心’。‘同体’,我们不能有不同的想法,或与您意见不同。你就好像希特勒一样。作为一部之长,这样的话是何等的傲慢!
  • 在我在最高干部这段期间,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建立‘自己的团队’。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性,拥有非他不能完成的尊贵使命,我不可能要求全部人与我一样,认同我。 对我而言,只要我们心中有师匠,我们就一定可以一起前进。无论我对么不喜欢或不能认同一个人,我也从来不曾想过要把他从团队中除掉。

你抚心自问,作为组织的最高干部,你确定你可以以理事长和妇人部长为中心吗?

  • 在过去两年,这个问题重复地被提问,我们也被质问了好几次。甚至,当我们想要到他州访问时,条件就是要亲口在我‘无发’部长面前,誓死守护理事长及支持理事长。
  • 每次被问,我都觉得非常难过及生气。这是何等无知和失智的做法啊!以理事长及妇人部长作为推动广布的中心,这是不需要说明,是一定的事!这事也重复地在师匠的贺词里被提起,就像是师匠对我们的嘱咐!
  • 然而,让我感到气愤的是,大家似乎在利用这个问题,“是否以理事长为中心”去阻止他人发问,阻止他人表达自己的意见及立场。把发出提问的人,表达自己心声的人视为‘不支持理事长’,或‘反对党’,继而利用ECC的权利(没有明文规定的)移除他们的干部役职,这样做对吗? 是否说支持理事长,以理事长为中心,就是零问题,零感想吗?
  • 这么多年来,在组织里,我都诚心地去发表意见,提出问题,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这么‘大胆’,这样做呢? 原因只有两个:
    • 我一直都单纯地相信,学会和外面的组织不同,是充满人性的组织。一切只要是为了让会友幸福,为了广布发展的问题,都应该提出,学会一定会非常人性化地去面对及解决,就算是费时或不容易,为了会友,为了大家的幸福,我们在所不辞!无论有什么意见的不一致,哪怕有时会语气比较重,到最后,我们都一定可以对话讨论和解决,这是我的确信!
    • 我一直确信,创价的爸爸妈妈,会希望孩子们(青年)勇敢地发表,会希望看见青年的成长,会为创价青年为民众正义,热血的英姿感到欣慰(师匠也必定会),也会给青年平台去尽情成长和发挥。为此,当我在学会里面对任何问题,都可以非常安心,放心地向创价父母提出。在我单纯的心里,这是最好的方案!就算,我可能冒犯了创价的爸爸妈妈,他们也会以温暖,宽容的心,去教导,去包容我们,走向更成长的道路。
  • 然而,真实的学会,和我一直想象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是如此地血淋林,如此地残忍!20多年来,我单纯的思维,确信彻底的被摧毁了!彻底地崩溃了!晴天霹雳!

从几时开始,组织不再是为人而有,反而是人为了组织而有呢?把‘问题人物’从组织中革除,是为了组织的发展吗?

这就是现在,学会赤裸裸的一面。我感到非常地难过!既然,我的存在是让您的团队不能前进,那为了你的宏图大愿,我离开也无妨,只要您确定,牺牲我一个,会让更多人幸福起来,那我就愿足矣!

最后,撇开我们的身份,我们的役职,我依然当您是我的朋友,是佛。没有了役职,我的心,还是与师匠一起,我还是会以师匠的大愿为己愿,继续地奋战。如果任何时候,您需要我时,就拨个电话给我吧!

祈愿大家幸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