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个共同的平台

一连串的攻击和反击,大家都尝试向世人表明自己是正义的一方,而另一方则是魔,是强词夺理的一方。这样的举动,并不会为组织带来和谐,反之时间越长,伤害越大,两方的分歧越来越远。

任何理智和关心此事的局内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大家由衷的希望,这件事情可以早点解决。 可惜到现在,我们仿佛看不见一丝的曙光。两方都固执地坚持自己的立场,以自己的想法,去描绘事情,去说自己版本的故事。

我们现在可以做的事,就是寻找共同的立场,让大家可以对话。希望通过这小小的一步,可以拉近大家的距离,修复大家的关系。

大家的共通点: (这纯属我们的个人意见,希望能帮上忙)

  • “双方都希望这场闹剧可以到一段落。”副理事长彭作威在去年11月的州代表会发表如此说到。他说,SGI干部劝告大家要打开胸怀,真心地听取及考虑他人不同的看法。

时代在改变,我们不再停留在80年代,不再是高级干部一句话说:“我知道什么是最好的安排,跟随我就行了!”的年代了。因此,去问干部们到底站在那一方,强迫大家表明对己方的忠诚,是完全没必要与不能被接受的事。 这不是笑话,是确确实实发生在SGM干部的身上。 我们应该去听取,及尝试明白对方的立场,而不是去要求他人靠自己的边站。

  • 在任何的争执与冲突中,必会有一部分人采取比较极端和激进的方式。他们会倾向于用伤害性,攻击性的言语,断章取义,加盐加醋的方式去捏造故事,以取得大家的支持,企图引起公愤。 当中,很多的故事都是不真实的。我们需要教育我们的干部贤明起来,有智慧的聆听,去分析资讯的来源。若发现对方所说的是不实的流言,就鼓起勇气要求对方停止再散播。 但是,如果我们只是用一句‘这些都是传言,都是诽谤’,或‘三障四魔’去停止他人发言,这只会制造更多的愤怒及不满。
  • 我们都是佛法修行者而不轻菩萨的精神是我们的核心理念。无论对方的立场是什么,我们都要尊重,珍惜每一个人。在这场风波里,我们一定要时常检视自己,绝不可以让我们的愤怒与憎恨侵蚀了自己。当我们让情绪左右自己时,魔就胜利了。魔的作用就是要让我们互相残杀。再者,如果我们充满憎恨和愤怒,我们的佛界生命将会被摧毁。过去一切为广宣流布付出的努力将毁于一旦。是多么的不值得啊!我们绝对不可以在任何时候相互羞辱或憎恨。佛法是非常严峻的!我也不断地在提醒自己。

我们都是地涌菩萨都是佛子,拥有无可取代的使命。我们最终要的,就是得到幸福、成佛。因此,无论你站在那一方,我都无条件的应给予最高的尊重。

在过去两年,我们从两方都看到一些不正确、没建设性的行动。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和注意因为一些不经思索不理后果的冒犯性言辞,让事情变得更遭。例子如下:

  • 挑战对方去报警或告上马来西亚反贪污协会。这是非常愚蠢,不负责任及鲁莽的事。说这种话的干部的动机,相信是想吓唬对方,虚张声势。就好像玩扑克一样。可是,我们现在不是在玩,而是在把马来西亚的广布孤注一掷。如果真的有人去举报,恐怕学会所有的资产将被冻结,将被勒令停止所有活动,我们将不能踏入会馆,一段无了期的时间。一切只需要一个人!愤怒到失去理智的一个人,去投保就行了。就只需一个人,就可以了!因此,请,不要如此挑战他人!别逞英雄!这样对组织没有帮助!
  • 停止在干部和会友面前发表傲慢的言论。在去年11月的州代表者会,副理事长,彭作威先生在约200位本部和方面干部的面前说道: “如果谁不能赞同理事长,那就请离开学会!” 过后,这段指导被广泛地用来阻止那些问及敏感课题的干部。我们完全不能相信,彭先生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完全偏离了池田先生对于干部应有的姿态和言行举止的教导吗?我们是从小就耳濡目染的被教导要成为谦虚的干部,为会友服务,绝对不能傲慢,或看轻会友。一个宗教的领导人,是为服务会友而有的。彭先生这样的举动,让我们质疑,我们是否这么急于去停止他人做出这样的提问呢? 那是不是代表有些什么事情是不能被问个明白的呢?
  • 我们需要停止维护柔佛前方面长。为什么他还能留在SGM最高决策层的理事会内? SGM的役职是诚信的代表。能够导致超过400位干部辞去役职,代表了这前方面长已经完全得不到大家的信任了。大家对他完全失去了信心!那,为什么SGM仍然要维护、并允许这个人留在理事会?用大家对SGM的诚信作为抵押,去保护一个人,是完全不值得的。

在任何大型组织和机构当中,当任何人涉及腐败行为被提控时,涉案的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辞职。或者最低限度,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暂停职务。当被问及为什么他仍然在理事会,理事长许先生居然回答说:“他任期是两年,现在还未满期。”这样的理由是不成立的。

是否因为我们是一个宗教团体,所以我们就不应该采纳那些适用于大企业,拥有数千万名股东的大公司的严格规定呢?又或者说,我们就只用所谓的‘因果法则’去辩解为何没采取行动。要求大家拭目以待的去看那人临终几年的严峻因果报应。如果该人真的做了不对的事情,一定会有罚的出现。 相反于此,我们正冒着一个很大的险。我们不应该把学会的诚信当成赌注,去证明某某人的清白。相反的,我们应该更加地严格。试问,大家要如何信赖一个诚信有问题,致使超过400位干部辞职的人,继续留在理事会?

  • 我们也应该停止对外宣称SGM已审计了柔佛的账户,且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证明欺诈行为的证据。但实际上,这个审计只是针对内部流程和运营进行了初步的审查。它并不是针对欺诈行为而作出的深入调查。那么,为什么SGM重复宣称没有找到任何欺诈的证据,而急于理请前方面长的不当行为呢?

此审计不能,亦不应该被用于理清任何人的不当行为。若用它来理清任何人的不当行为,严格地说,这是一个谎言。试问当我们重复地、公开地被欺骗,我们还要如何去相信ECC及理事会的诚信。

我们说这里说的都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在2016年1月17日呈现给柔佛州干部的审计报告是没有造假的。现在的学会员,不再是那么容易被欺骗的。当中许多人是合格的会计师,审计师鉴证或是大型企业的管理层。这样做骗不了他们。除非学会进行了追查每一则账目、每一单项交易的深入审计鉴证。否则我们不能武断地做出没有证据的结论。这是非常愚蠢的做法!如果我们继续去欺骗会员,只会让更多人认为SGM正在试图包庇某个人。

Advertisements

5 thoughts on “寻找一个共同的平台

  1. 是的,我是柔佛州辞职干部。我同意以上观点。我不赞成两方的所有做法,也无法信服现在的SGM和柔佛组织的最高领导层。
    在辞职后曾经安排过两次恳谈,两次相隔三个月。第二次恳谈让我们彻底失望,原本第一次恳谈后,他们让我们以为以Mr.Pang 为首的SGM中心干部会对我们这些基层干部在第一次提出的诉求去采取适当行动,他们似乎被隐瞒了部分真相。结果第二次恳谈让我们彻底失望,他们根本对我们提出的意见和诉求不打算加以理会,只是口头上一些敷衍的,让人无法接受的回答。凡是不打算跟随和接受学会的一切的似乎都是被魔利用了。让我们彻底的坚定了辞职的决定。
    更重要的是,我在北马奔丧期间认识了一对新会友夫妇。他们觉得学习佛法很开心,却对干部宣布或讲解柔佛事件的说法无法完全苟同,甚至厌恶。他们其中一位是会计师,也对以聘请外部的审计师作为解决贪污问题的方法作为一个句点无法信服。”审计师只能查到你买贵,但是不能查到你贪污。”他说。
    连新会友都无法信服的解决方案,如何让众多有知识的会友信服?如果不彻底纠正和改革,只怕越折伏反而让越多人知道SGM的管理系统是如何出纰漏,反而与创价学会这个组织绝缘。这是我所担心的未来。

    Like

      1. Hi Andy, it will be useful if you provide more facts to your statement. Have you spoken to the Johor people, seen what are the things they want to show? Or is this an opinion you formed after from hearing from SGM i.e. one sided? Please share with us.

        Like

  2. 哪裡都有好人或壞人。
    你相信池田先生的知道嗎?
    你之前所得到的福運,你忘了嗎?
    你有出席“發現美”的展覽嗎?
    那邊根本沒有所謂的“古董”,你們全都被復興的幹部所蒙蔽。因為幾年前他們一早都想自立門戶,你又知道嗎?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